<rp id="szv49"><acronym id="szv49"><kbd id="szv49"></kbd></acronym></rp><nav id="szv49"><big id="szv49"></big></nav>

<progress id="szv49"></progress>
  • <thead id="szv49"></thead>

  • <dd id="szv49"><pre id="szv49"></pre></dd>

    搜索 解放軍報

    136名“進藏先遣英雄”和他們的傳人

    來源:中國軍網-解放軍報 作者:竇垚 縱恒 馮毅 發布:2021-09-28 06:37:44

   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

    一份遺書帶來的心靈觸動

    ■竇垚 縱恒 馮毅

    列兵盧佳寧怎么也沒想到,來到南疆軍區某合成團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當兵,第一次落淚不是在訓練場上,而是在連隊榮譽室里。

    那天,盧佳寧和新兵戰友們一起,在該連第27任指導員鄭凱歌帶領下,走進了連隊榮譽室。

    迎面躍入眼簾的,是一尊銅質塑像。鄭凱歌介紹,這是為紀念當年該連黨代表李狄三所立。犧牲前,李狄三未留下任何影像資料。20年前,連隊一位有才氣的戰士,憑借李狄三的畫像及老兵的有關口述,精心制成了這座塑像。

    塑像前,擺放著一份早已泛黃的遺書。從字跡上看,這份遺書是在人身體十分虛弱的情況下寫下。盧佳寧俯下身子仔細辨認著——“我可能不行了,兩本日記是我們進藏后積累的全部資料,萬望交給黨組織……”

    “71年前,連隊在黨代表李狄三帶領下,以犧牲63人的代價,在解放藏北的征程中立下不朽功勛。李狄三也因高原病不幸犧牲。生命垂危之際,他寫下了這份遺書?!编崉P歌的聲音低沉渾厚,結合著圖片展示,官兵們仿佛回到了那段崢嶸歲月。昔日先輩以血肉之軀勇闖“生命禁區”的身影一一浮現在眼前。

    “兩本日記,一支鋼筆,幾件衣服……”盧佳寧眼睛濕潤了,“這些并不值錢的普通物件,就是一名黨代表的全部遺產!”

    “黨員應該是什么樣?軍人應該是什么樣子?作為年輕一代,‘進藏先遣英雄連’的精神該怎樣從我們這里傳承下去?”鄭凱歌的連續發問,讓在場新兵陷入了深思。

    此時,盧佳寧的內心掀起陣陣波瀾。前不久,他還因受不了軍營新訓之苦,在日記本上寫下了“熬過兩年,再也不踏足這里半步”的話。對比李狄三烈士的事跡,他羞愧地低下了頭。

    當他再次抬起頭時,已經悄然握緊了拳頭:決不能給咱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丟臉。

    接下來,盧佳寧又目睹了“大功墻”——那墻壁上展示著包括136個名字的“進藏先遣英雄連名錄”。名錄上標注的63個黑框里,正是當年犧牲的63位烈士的名字。一個個黑框,猶如一塊塊基石筑起一座巍峨豐碑。

    “同志們,當年,咱們連是全軍唯一一支人人立大功的連隊?!编崉P歌說。盧佳寧凝視著“大功墻”上的那136個名字,仿佛要把這些英雄的名字都記在心底。

    此時,集合的哨音響起,盧佳寧不舍地從連隊榮譽室離開,和戰友一起向著集合點疾步奔去。自從踏上雪域高原,他的步伐從未像今天這樣堅定、有力。

    榮譽室里,136個名字仿佛在低聲訴說著昔日的征戰往事;榮譽室外,新時代年輕官兵整齊列隊,邁向新的征程。

    136名“進藏先遣英雄”和他們的傳人

    ■梁五一 馮毅 縱恒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張強

    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官兵瞻仰李狄三塑像。劉越 攝

    71年前的那次遠征,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被歷史銘記。

    從新疆于田到藏北阿里,全程1400余公里?,F在,這一距離乘坐飛機半天即可抵達。當年,這支連隊的官兵卻用雙腳丈量了整整1個月。當五星紅旗飄揚的那一刻,藏北高原從此有了“金珠瑪米”。

    有關軍史學者如是評價: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的先期進入,像一把鋼刀扎進了雪域高原,對西藏各界帶來震撼性影響,有力地促進了西藏的和平解放。

    如今,71年過去了,只要提起解放西藏,人們依然會想起英勇頑強的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,想起那136個載入史冊的名字。

    一面“大功墻”承載的歷史之重

    清晨,連隊迎來了特殊的客人。

    他們是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戰士王興才老人的親屬。2017年10月,98歲高齡的王興才老人與世長辭,走完了他光輝而又平凡的一生。至此,136位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立大功的英雄們,全都融入了歷史長河,化作了喀喇昆侖間的巍巍雪峰。

    提起王興才老人,現在的連隊官兵都知道,他退伍后,在距離連隊駐地20余公里的一個小鎮上安了家,默默無聞地度過了一生。

    直到2011年,連隊幾經輾轉找上門,大家才知道這位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老人,年輕時是136位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立大功的英雄之一。老人在去世前,反復叮囑子女:每年都要替他到自己魂牽夢繞的老連隊看看。

    走進榮譽室,上士儲明亮和王興才老人的家屬來到“大功墻”前。他們看到,老人的名字位于第10列第9路。

    “王老前輩,我們都惦記著您,惦記著連隊立大功的英雄們?!眱γ髁翆⑶安痪脛偒@得的二等功證書擺放在墻邊,面對“大功墻”鄭重地敬了一個軍禮。

    多年來,每當連隊戰士立功或者受到上級表彰,他們都會用這種方式與連隊前輩“對話”。

    儲明亮和他的戰友們都清楚連隊這段激蕩人心的歷史——

    1950年,毛主席下達“向西藏大進軍”的號令。136名官兵組成先遣連,在黨代表李狄三的帶領下,從新疆于田縣出發,懷揣“和平解放阿里”的使命,義無反顧地奔赴莽莽昆侖。

    挺進昆侖山2個月后,先遣連向組織發過這樣一份電報:“99%均病,頭痛心口痛、頭部腫脹、眼腫嘴腫、臉部起水泡脫皮,惡心不能吃東西是普遍現象……”

    高原的殘酷,讓先遣連官兵措手不及。最多時,連隊一天為戰友舉行了11場葬禮。

    在先遣連的進藏過程中,連隊犧牲的63人,沒有一人死于戰斗,全部都是被高原病帶走了生命。

    在高寒缺氧、補給斷絕的極端環境中,先遣連孤軍奮戰長達1年零3天,將五星紅旗第一次插上藏北高原的千年凍土。凱旋后,連隊被授予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榮譽稱號,每名官兵被記大功一次。

    136個名字,136個大功!

    的確,這支連隊無愧于這份殊榮。當年,蒙古族戰士巴利祥子是連隊最強壯的戰士,在與阿里噶本政府的比武中力斷強弓震懾敵膽;他也是連隊第一個犧牲的戰士——為缺乏給養的連隊連續捕獵,最終因高原病倒在了途中。

    先遣連出發時,王震將軍托人送來4支盤尼西林(青霉素),這種如今再普通不過的藥物,在當時卻是先遣連的救命藥。李狄三生命垂危之際,黨支部決定使用一支盤尼西林,卻被他拒絕了:“我已經不行了,把藥留給其他戰士……”

    記憶飄遠,未曾親身經歷那遙遠過去的人們,今天或許很難體會當年先遣連官兵付出了怎樣的犧牲!連隊幾經轉隸整編這面“大功墻”都被保存了下來。

    這面寫滿136個名字的墻壁,無疑成為這支連隊永恒的精神坐標。

    連隊開展新裝備列裝后首次實彈射擊訓練。郝宣 攝

    一曲戰歌中蘊藏的血脈賡續

    “挺進!挺進!挺進!向西藏,向阿里,向祖國邊疆進軍……”

    激昂的歌聲從連隊榮譽室傳來。2021年首批春季入伍的戰士在四級軍士長秦振旗的帶領下瞻仰先輩事跡。秦振旗講到動情處,便為大家唱起了《挺進歌》。

    這是一首獨屬于先遣連的戰歌。當年,黨代表李狄三帶領136名官兵挺進藏北阿里,出發前他寫下了這首歌。

    秦振旗的歌聲高亢激昂,23名新兵從一開始的好奇,漸漸被感染、輕聲跟唱。那歌聲仿佛把大家帶到了當年先遣連的征途上。

    今年,是秦振旗在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的第16個年頭,也是最后一年??粗?3雙略帶稚嫩的眼眸,秦振旗就像看到了自己第一次步入連隊的那天。

    一切都和現在很像。剛下連,他隨著指導員走進了連隊榮譽室?!跋氘敗M藏先遣英雄連’的兵,第一個要學會的就是唱《挺進歌》?!痹捯魟偮?,指導員就情不自禁地唱了起來。當時指導員唱歌的那股認真勁兒,至今讓他記憶猶新。

    從那天起,《挺進歌》一直伴隨著他的整個軍旅生涯。晚點名、歡送老兵、進出營門、集會……只要是能唱歌的場合,總少不了《挺進歌》那激昂的旋律。

    秦振旗深刻理解并愛上這首歌,是在他已成為下士的時候。那年,連隊劍指昆侖,參加跨區實兵演習。車隊在蜿蜒的群山達坂間攀爬,道路當時還未完全實現硬化,秦振旗在顛簸的裝甲車里吐得“七葷八素”。

    攀上黑卡子達坂,暴風雪不期而至。

    車隊難以成行。連長集合官兵商討對策,決定人工鏟雪開路。沒干多久,不少人累倒了。海拔4000多米,一邊是峭壁、一邊是懸崖,秦振旗手握鐵鍬不住地頭暈目眩。

    “同志們,咱們的前輩當年挺進西藏,一沒路、二沒車,憑著驚人毅力,硬是在1天內翻過了界山達坂?!边B長在風雪中亮起嗓子為大家鼓勁,“今天,我們面對和先輩相似的情況,也得拿出和先輩同樣的勁頭?!?/p>

    風雪撲面,指導員一邊揮鎬一邊帶頭唱起了《挺進歌》。熟悉的旋律刺激著大家的神經,有種力量涌動全身。秦振旗把毛巾綁在頭上,咬著牙干了起來……那一瞬間,他感到自己隱約觸摸到了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的精神實質。

    在今后的日子里,每當遇到困難,秦振旗總會回想起那次風雪行軍的情景,總會唱起《挺進歌》。

    《挺進歌》唱罷,秦振旗望著若有所思的23名列兵說:“同志們,從這首歌里,你們感受到了什么?”

    “一往無前的氣概?!?/p>

    “越是艱險越向前的勇氣?!?/p>

    “壓倒一切困難的氣勢?!?/p>

    ……

    大家爭相發言,秦振旗頻頻點頭。

    “大家說的這幾股‘氣’,就是咱們連傳承下來的精神。只要有這幾股‘氣’在,就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?!?/p>

    緊接著,秦振旗開始給大家教唱《挺進歌》。

    “挺進!挺進!挺進……”歌聲再次響起。激昂的旋律中,蘊藏著紅色血脈代代傳承的密碼。

    三場比武背后的精武傳承

    瞄準,屏息,擊發。

    “砰砰砰……”伴隨槍響,目標應聲而落?!斑M藏先遣英雄連”中士史景方,作為全團唯一一名參加師狙擊手比武的選手,一路過關斬將,奪得冠軍。

    “我沒給咱連隊丟分?!弊呦卤任鋱?,史景方激動不已,“離自己的夢想又近了一步?!?/p>

    他一直有個當神槍手的夢想,而這個夢想源自一次座談。

    那年,連隊第一任副連長彭青云老人,在家人陪伴下來到連隊,探訪他曾經戰斗過的地方。官兵邀請彭老一起座談,講講當年在連隊時的故事。彭老哈哈一樂,打開了話匣子:

    1950年10月,昌都戰役勝利后,當時的阿里噶本政府迫于形勢,不再和解放軍兵戎相見。為阻擋先遣連繼續前進的步伐,他們提出要和官兵比武。如果先遣連輸了,就得滿足他們的“止步”要求。

    勇往直前的先遣連爽快“接招”。

    比武場設在峪崆草灘上。在手槍比武時,半空中設有5個羊頭靶子。這時,彭青云主動請纓來到陣前,只見他抽出雙槍左右開弓,5個羊頭靶子應聲而落,震驚了在場的人。

    最終,先遣連贏了,阿里噶本政府只得給解放軍“讓路”。

    聽到這里,還是列兵的史景方,向彭老投去了敬佩的目光。也正是從那時起,像彭老那樣當神槍手的夢想,在他心中“生根發芽”。

    談到史景方,指導員鄭凱歌說:“在連隊,他并不是最有天賦的,但他是最努力的?!?/p>

    新兵考核時,史景方的射擊成績并不理想。在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這樣的榮譽連隊當兵,讓他一度感到壓力山大。參加那次座談后,史景方悄悄地在自己筆記本上寫下了一句話:“我要成為彭爺爺那樣的神槍手?!?/p>

    為了提高據槍瞄準的穩定性,史景方晚飯后就練習穿大米,時常練到大半夜;白天,他專挑砂石地進行訓練,一天下來,胳膊、膝蓋都被磨破了皮;為了穩定呼吸,他每天將水盆接滿水練習閉氣,經常將自己的臉憋得通紅。正是在這樣的苦練下,史景方一步步地走向了自己的夢想。

    在連隊,如此拼搏的戰士不只史景方一個。

    今年初,連隊榮譽室里新添了一件陳設——那是一雙左腳大腳趾處燙了個大洞的膠鞋。

    鞋的主人是儲明亮。在去年底的一次武裝偵察比武前,他的腳趾不慎受傷,指甲蓋外翻,劇烈的疼痛折磨著他。

    為了如期參考,儲明亮用燒紅的火鉗,在膠鞋上燒出一個能將受傷腳趾外露的洞,咬著牙走上了比武場。

    最終,儲明亮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績。這雙鞋也被留存下來,放進了連隊榮譽室,和先輩遺留下的諸多物品一道,融入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的精神譜系之中。

    兩面戰旗折射出的時代轉型之變

    連隊榮譽室里,陳列著兩面戰旗。

    一面是先遣連進藏時,副連長彭青云威風凜凜地騎著戰馬、手中高擎“向西藏大進軍”的戰旗。

    另一面是2019年國慶閱兵時,通過天安門廣場的旗手擎著繡有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字樣的戰旗。

    兩面戰旗,兩個時代。昔日躍馬揚鞭上昆侖的先遣連,如今邁步在信息化轉型的大道上。

    其實,連隊的轉型之路并不平坦。

    中士殷飛,是在改革中轉隸到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的。防空兵專業的他在老連隊是訓練尖子,到新單位后成了專業“小白”。類似情況,在當時的連隊不在少數。

    面對新裝備、新專業、新人員,連隊面臨著嚴峻的轉型考驗。能不能在新時代延續先遣連的榮光?這個問題的答案,連隊黨支部一班人一時心里也沒底。

    轉型后的第3個月,連隊就遭遇了挫折。

    那是連隊組建后首次參加的一次合成營戰術演練。習慣于唱主角的他們猛打猛沖,忽略了與防空要素和后裝要素的配合,導致戰場脫節,十幾輛裝甲車成了“活靶子”。連隊的演練成績評定在全團墊底。

    這是能查證到的連隊歷史上的最差成績。一時間,上級領導的批評,兄弟連隊怪異的眼神,戰友間的抱怨接踵而至,憋屈和不甘壓得大家喘不過氣來。

    “一次失利不能失了士氣?!蹦翘?,黨支部組織所有黨員分析連隊形勢,殷飛也在其中,連長和指導員在會場立起了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的旗幟。

    “長期以來,連隊頂著榮譽光環,各級高看一眼、厚愛一分,我們決不能有負拳頭連隊的美譽。但改革后要認識到,合成營才是未來戰場的‘鐵拳頭’,我們要當一根‘強健的手指’,攥指成拳才能發揮出最大力量?!?/p>

    鄭凱歌還為大家闡明這樣的道理:轉型是變化、是生長,要想能力升級、本事擴容,“拔節之痛”在所難免。

    望著鮮紅的戰旗,聽著慷慨的動員,殷飛的心熱了起來。他說:“跌倒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沒有爬起來繼續沖鋒的勇氣;謀轉型、當精兵,不能辜負了‘進藏先遣英雄連’的稱號?!?/p>

    “那段時間,連隊官兵討論最多的是轉型,想得最多的是奮起?!被貞浭Ю蟮娜兆?,殷飛心中感慨萬分,“那是我當兵以來最羞恥卻又最昂揚的時光!”

    壓力和動力是一對“孿生兄弟”,此消彼長間,連隊轟轟烈烈的高原大練兵開始了。從基礎科目練起,官兵鉚在戰位上苦練本領。干部每人負責一個專業,逐字逐句鉆研教材,想方設法熟悉裝備性能、探索戰術戰法。

    受高原氣壓影響,裝甲射擊彈道與平原相比差異明顯。射擊技師胡偉不放過任何一次實彈射擊機會,帶著射手一遍遍試驗、一遍遍測量,終于掌握了某型裝備在海拔5000米的高原實施精確射擊的要領。

    整個連隊就像一個被不斷壓縮的彈簧,等待著力量釋放后一躍而起的那天。

    去年底,再次走上演訓場,連隊“三大專業”考核成績人人優良,殷飛還刷新了團隊特高寒條件下實彈射擊紀錄。不忘半年前演訓場上的那次失利,這次終于扳回來了。

    為了這一成績,連隊官兵投入了大量心血和汗水。連隊先后有31人次因過度勞累引發高原反應,卻無一人申請下山。

    在一張合影照片上,官兵面龐發黑、嘴唇干裂,卻笑容燦爛,像極了先輩的模樣。

    創業維艱,守成不易。從高原返回營區,連隊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將戰旗放回榮譽室。殷飛主動請纓,雙手擎著戰旗在“大功墻”前向先輩報告。

    面對鮮紅的136個名字,殷飛還未張口便濕了眼眶。他知道,這一年的高原駐訓有多么不易,也更加真切地感受到先輩們當年有多么不易。

    戰旗獵獵,新時代“進藏先遣英雄連”的傳人們鄭重地向136位英雄致敬。

    跨越時代的千山萬水,這136個永載史冊的名字在一代代傳人心中回響……

    ?

    責任編輯:孫智英
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數據加載失敗,請確保在www.blue-wavemedia.com域名使用側邊欄!
    日韩无遮挡一级无码A片
    <rp id="szv49"><acronym id="szv49"><kbd id="szv49"></kbd></acronym></rp><nav id="szv49"><big id="szv49"></big></nav>

    <progress id="szv49"></progress>
  • <thead id="szv49"></thead>

  • <dd id="szv49"><pre id="szv49"></pre></d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