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p id="szv49"><acronym id="szv49"><kbd id="szv49"></kbd></acronym></rp><nav id="szv49"><big id="szv49"></big></nav>

<progress id="szv49"></progress>
  • <thead id="szv49"></thead>

  • <dd id="szv49"><pre id="szv49"></pre></dd>

    搜索 解放軍報

    踏平坎坷成大道——記科學家劉永坦

    來源:新華社作者:吳晶 陳聰 屈婷 等責任編輯:于雅倩
    2021-09-29 01:02

    踏平坎坷成大道

    ——記科學家劉永坦

    新華社記者

    當白發蒼蒼的他登臺領受2018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時,劉永坦——這個名字才廣為人知。

    2020年8月,他將800萬元獎金全部捐出,用于國家電子信息領域人才培養。

    這一生,他只專注于一種國之重器——新體制雷達的研究?!爸灰獓矣行枨?,我的前行就沒有終點?!?5歲的劉永坦說。

    從零開始,他干了一樁“驚天動地事”

    1990年4月3日,某地雷達實驗站。

    時間仿佛在此刻靜止。一個紅色圓點,出現在一臺設備的顯示屏上。

    紅色圓點,代表著雷達監測條件下的目標。

    人們開始忙碌起來:記錄數據、核對信息、小聲交談或者大聲驚呼……目標確認!

    人群中央,那個戴著眼鏡、臉曬得黝黑的人,熱淚縱橫。他身后,雷達天線陣迎風矗立。

    他,就是主持這項科研工作的劉永坦。在這片滿目荒蕪的海岸線上,他帶領團隊奮戰多年,終于使我國新體制雷達實驗系統首次實現目標探測!

    新體制雷達能突破傳統雷達探測“盲區”來發現目標,是海防戰線上決勝千里之外的“火眼金睛”。20世紀80年代初,少數幾個掌握該技術的國家牢牢把持著對海探測的信息優勢,中國始終難有突破。

    “怕家國難安!怕人民受苦!怕受制于人!”

    1981年從海外留學進修歸來后,這“三怕”就重重地壓在劉永坦心頭。他深知,真正的核心技術,任何國家都不會拱手相讓。

    從零開始!45歲的劉永坦義無反顧,向中國的科研“無人區”進軍。

    10個月后,團隊建起來了,一份20多萬字的《新體制雷達的總體方案論證報告》出爐了!

    “沒有電腦,一頁稿紙300字,報告手寫了700多頁,寫廢的紙摞一起就有半米高?!眻F隊首批骨干成員之一、哈爾濱工業大學教授張寧回憶說,劉永坦帶著他們沒日沒夜地寫了幾個月,一直寫到手指發麻、手腕酸痛,連雞蛋都捏不住。

    一場填補國內空白的開拓性攻堅戰正式拉開帷幕。

    當時,雷達實驗站的選址位于一片荒蕪地帶,批復的經費不足,發射機、接收機等模擬系統和操作系統也十分落后。

    團隊里有人打了蔫兒,劉永坦話語鏗鏘:“如果沒有難點,還叫什么科研!”

    選址地遠離人煙,科研人員住在四面漏風的簡易房子里,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,一干就是幾個月。

    生活不便,他們經常用冷面包充饑;交通不便,他們頂風冒雨,單程徒步3公里往返駐地和雷達站。每到天黑路過一片墳地,就用手電的光柱給自己壯膽。

    1989年,新體制雷達實驗系統建成,中國人用8年時間,趕完了西方國家二三十年的路。1991年,新體制雷達項目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,劉永坦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(院士)。1994年,他又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首屆院士。

    隨后,劉永坦帶領團隊從實驗場轉戰到應用場,著力解決新體制雷達實驗系統的實際應用轉化。

    劉永坦已是兩院院士,很多人勸他“歇歇吧”“別砸了自己的牌子”,他卻堅持:“科研成果不能轉化為實際應用,就如同一把沒有開刃的寶劍,中看不中用?!?/p>

    設計——實驗——失敗——總結——再實驗……劉永坦領著團隊進行了更加艱辛的磨煉,攻克了一個又一個難題。

    2011年,具有全天時、全天候、遠距離探測能力的新體制雷達研制成功并投入實際應用,攻克了處于國際領先地位的核心技術。

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日韩无遮挡一级无码A片
    <rp id="szv49"><acronym id="szv49"><kbd id="szv49"></kbd></acronym></rp><nav id="szv49"><big id="szv49"></big></nav>

    <progress id="szv49"></progress>
  • <thead id="szv49"></thead>

  • <dd id="szv49"><pre id="szv49"></pre></dd>